(圖片來源:http://www.collegehoopsjournal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08/01/mic.jpg)

從小學開始,我總是不知道為甚麼會被選上了參加朗誦比賽。我自知絶對不是這方面的材料,從以往的經驗就已經可以充分地證明——每次站在台上,只要我「金口一開」,台下就會立刻傳來陣陣的笑聲,這些是忍俊不禁的人;還有臉部扭曲的人,我打從心裏感激這一部分的人,真的是辛苦了他們。

 

今年當然不會有所例外,不過這次我倒知道為甚麼會被選上當這一個角色。「誰人要參加今年的粵語誦比賽?」老師問。起初全班同學都是鴉雀無聲的,直至有一把狡猾的聲音冒了出來:「劉宇翀吧!他很有經驗的。」其實,說話的人對於我的「威水史」是一清二楚的。他的這番話有兩個目的:一、了結這件事;二、看好戲,如此下來又可以大笑一場。正是一石二鳥之計。隨即其他的聲音開始附和起來,直等到老師一句「好,就選劉宇翀!」,剛剛的附和聲旋即變為歡呼聲,我縱然如何反對也是不管用,我的噩夢又要再次上演了。雖然一千一萬個不願意,但既成事實,也唯有硬著頭皮應付。

 

一開始選擇誦材的時候,我選了一個勵志小故事,老師聽我讀誦了一遍以後,說:「也沒有甚麼,就是和唸書一樣。你再試著用朗誦的腔調唸一遍給我聽。」

 

我心想:「因為你還沒有見識過我的『真本領』而已。我朗誦的腔調不是會讓你眉頭大皺,就是會笑翻肚子。」果然不出所料,經過我一次「深情的」吟誦,老師兩個表情動作一起出現,久久不能說話。終於,她無可奈何地說了一句:「你試試換一個誦材,看情況會否好轉。」

 

說句實在話,嗓子是天生的,再作些甚麼也不能改變。無論如何,最終還是換過一個誦材——《我需要一把鑰匙》。此時我確實需要一把鑰匙,打開直接通往未來的門,如此就不用參加這一場比賽了,但這不過是一場白日夢而已。而事實上,我每天晚上關上房門練習;一邊在街上走著,一邊口中在誦著……總之就是秘密練兵,拚了命要做到最好。

 

參加朗誦比賽有一個慣例,每逢賽前,代表班的同學總會先在班上朗誦一兩次,是壯膽,亦是累積經驗。「我需要一把鑰匙……」「嘩哈哈哈……嘩哈哈哈……」整個班房一下子充滿了哄笑的聲音,每個人都笑得喘不過氣來,身子都彎了。見到他們如此模樣,弄得我也被感染,一起狂笑起來,而且臉龐耳根都紅透透了。

 

「聽好,我們在這裏笑到滿足,然後劉宇翀比賽那一天就不要笑了。」班主任下了這樣的命令。跟著我們繼續一起笑。

 

那天比賽,他們到底有否在笑,我不清楚,因為我只顧盡力表現好自己,豁開去了。「……我希望找到一把鑰匙,打開這扇門,讓新鮮的空氣從窗戶進入屋內,帶著花清香的空氣,充滿這個房間,充滿房間的每個角落,吹走塵土,得到屬於自己的淨土!」誦完了,我舒了一口氣。突然,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,彷彿真的找到了自己的鑰匙,打開了那扇無形的門,嗅到最新鮮的空氣……

 

我終於明白到,我所打開的,不是其他的東西,而是釋放恐懼的心門。其實,只是讓人開懷一笑的差事,除了要丟一點面子之外,又有何不好呢?正如一位朋友所言:「我們就是覺得好開心嘛!」是的,如果沒有我讓人笑翻肚子的朗誦,哪會產生往後延續的話題,無止盡的笑聲?更不可能會有這篇文章的出現了。「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?」放下害羞的面子,帶來了阿Q式的歡樂,其實我也有珍貴的得著啊!

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exSnoopy 的頭像
AlexSnoopy

主愛,充滿人間~~~

AlexSnoop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